您现在的位置: 海王星娱乐网站 > 海王星娱乐网站 >
科博达财务数据处处打架 中金保荐人转行的董秘汗颜?
      发布时间:2019-07-12 01:56      作者:admin      点击:

6月27日,科博达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博达”)首发申请上会。科博达拟于上交所上市,保荐机构为中金公司。科博达计划发行新股数量不超过4010万股,拟募集资金10.90亿元,分别用于浙江科博达工业有限公司主导产品生产基地扩建项目、科博达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新能源汽车电子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补充营运资金项目。 

据IPO侦查社,科博达的董秘谢明东,是在公司上市前夕“空降”的。而从谢明东的履历来看,其曾在本次上市的保荐机构中金公司中担任保荐人参与多次IPO项目。 

2014年至2018年,科博达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3.46亿元、13.53亿元、16.17亿元、21.62亿元、26.75亿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32亿元、2.88亿元、2.50亿元、3.35亿元、4.83亿元。 

尽管科博达业绩上涨,却与相关行业走势“逆行”。近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了一组令人忧伤的数据,2018年中国汽车产销分别达2780.9万辆和2808.1万辆,产销量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4.2%和2.8%。据了解,这是28年来我国汽车销量增速首次出现负增长。 

2015年、2017年、2018年,科博达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低于当期归母净利润。报告期内,科博达实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52亿元、9554.08万元、3.21亿元、2.15亿元、3.72亿元。 

对比科博达先后报送的两版招股书,2016年营业收入、2016年归母净利润对不上。2017年12月22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公司2016年营业收入为16.09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51亿元。 

不仅如此,先后报送的两版招股书中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应收账款、存货、毛利率、负债均对不上。 

报告期内,科博达应收票据净值分别为4830.47万元、6164.17万元、9553.75万元、1.26亿元、2.10亿元,占资产总额比重分别为3.18%、3.78%、5.41%、5.60%、7.63%。 

报告期内,科博达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3.30亿元、4.01亿元、4.65亿元、6.16亿元、6.30亿元,应收账款净值分别为3.13亿元、3.80亿元、4.39亿元、5.85亿元、5.98亿元,应收账款净值占资产总额比重分别为20.59%、23.32%、24.88%、26.07%、21.75%,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23.24%、28.10%、27.18%、27.07%、22.35%。 

2017年12月22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科博达2016年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4.63亿元,应收账款净值为4.38亿元,应收账款净值占资产总额比重为24.76%,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为27.19%。 

2014年至2018年,科博达存货原值分别为3.16亿元、3.22亿元、4.07亿元、5.08亿元、7.21亿元,存货净值分别为3.07亿元、3.13亿元、3.89亿元、4.89亿元、6.93亿元,存货净值占资产总额比重为20.18%、19.17%、22.01%、21.77%、25.21%,存货净值占营业成本比重为39.81%、37.49%、38.67%、33.89%、40.09%。 

2017年12月22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科博达2016年存货原值为4.10亿元,存货净值为3.92亿元,存货净值占资产总额比重为22.19%,存货净值占营业成本比重为39.33%。 

科博达大部分产品存在价格连续下滑情况。2016年至2018年,照明控制系统产品中LED主光源控制器、辅助光源控制器、氛围灯控制器平均销售价格连续下滑。科博达电机控制系统中电机控制系统平均销售连续下滑。 

报告期内,HID主光源控制器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142.16元、146.27元、142.99元;LED主光源控制器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149.64元、137.71元、127.59元;辅助光源控制器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84.01元、63.71元、58.67元;氛围灯控制器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57.90元、24.91元、15.67元;电机控制系统产品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70.11元、60.60元、57.72元;机电一体化产品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364.54元、328.73元、381.26元。 

2014年至2018年,科博达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2.12%、37.67%、37.46%、32.82%、35.08%。2017年12月22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科博达2016年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为37.67%。 

科博达解释称,受产品结构调整、汇率波动等因素的影响,公司报告期内毛利率有所下降。 

投资时报在报道中称,科博达主营业务毛利率的下降不只这么简单。按照行业惯例,科博达与客户签订的销售合同中已约定产品单价每年按照一定比例下降,特别是同一类产品量产后的单价必须执行年度降价政策。关于具体下降的幅度以及销售合同的期限,科博达并未对外界披露。 

关于2018年毛利率回升原因,北京时间财经在报道中指出,“产品结构变化”理由并不能站得住脚。此外,公司此前解释毛利率下降时的“产品降价”因素在2018年及以后依然存在,实现毛利率的持续回升似乎只能依赖于采购端的发力及产品制造成本的控制。基于此,科博达2018年毛利率的回升究竟是企稳反弹还是“回光返照”,仍然值得深究。 

报道还称,在营收翻倍的同时,公司销售费用却始终“原地踏步”,未出现相应增幅,这并不符合常理。 

2014年至2018年,科博达负债总额分别为6.09亿元、5.42亿元、9.18亿元(91,807.18万元)、7.66亿元、7.78亿元,资产负债率(合并)分别为40.08%、33.26%、51.99%、34.13%、28.29%。 

2017年12月22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科博达2016年负债为9.18亿元(91,782.79万元),资产负债率(合并)为51.94%。 

据招股书,科博达报告期内累计分红金额达9.31亿元。其中,2016年10月28日,公司召开股东会,一致同意向全体股东分配利润5亿元。 

科博达向关联方采购并销售商品。2016年至2018年,科博达与科世科关联采购费用合计金额分别为559.20万元、871.61万元和976.62万元,占同期营业成本的比例为0.56%、0.60%及0.56%;向科世科销售与市场支持服务费用分别为931.25万元、1304.95万元及1530.80万元,占合并报表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58%、0.60%、0.57%。此外,报告期内,科博达存在与关联方资金拆借。 

据野马财经,2014年至2017年6月,科博达向前五名终端用户的销售额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82.39%、83.39%、80.79%和82.01%。若按区域划分,大众集团及其持股50%的上汽大众,再加上德国大众与一汽集团等合资成立的一汽大众,“大众系”公司对科博达的营收贡献比例已合计超过50%。 

中国经济网记者向科博达证券事务部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科博达方面的回复。 

汽车电子产品生产商拟登陆上交所 实控人之一拥有香港永久居留权 

科博达是汽车智能、节能电子部件的系统方案提供商,专注于汽车照明控制系统、电机控制系统、能源管理系统和车载电器与电子等汽车电子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拥有主光源控制器、辅助光源控制器、氛围灯控制器、中小型电机控制系统、机电一体化、DC/DC转换模块、DC/AC逆变器、电磁阀等多类产品。 

科博达控股股东系科博达控股,实际控制人为柯桂华、柯炳华,二人系亲兄弟关系。 

截至2019年3月25日,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柯桂华直接持有公司7.13%股份,通过嘉兴富捷间接控制公司7.02%股份;柯炳华直接持有公司3.56%股份,通过嘉兴赢日间接控制公司3.61%股份;二人共同通过科博达控股间接控制公司66.51%股份,通过张江汉世纪间接控制公司1.29%股份。综上,柯桂华、柯炳华合计控制公司89.12%股份,系公司实际控制人。 

柯桂华,男,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1965年出生,大学学历,浙江省温州市第九届政协委员,上海市浦东新区第五届政协委员。1989年至1992年,任温州乐清白象光电厂厂长;1993年至今,历任华科电器执行董事、总经理,华科工业董事长、董事、总经理,科博达控股董事长,华科文化董事长、总经理,科博达国际董事,瓯宝物业执行董事,嘉兴富捷执行事务合伙人;2003年至今,历任科博达有限董事长、总经理,重庆科博达执行董事,浙江科博达董事长、总经理,温州科博达董事长、董事,科世科董事长,嘉兴科奥董事长;2017年6月至今,任公司董事长、总裁。现任公司董事长、总裁,华科工业董事,科博达控股董事长,重庆科博达执行董事,浙江科博达董事长、总经理,科世科董事长,嘉兴科奥董事长,瓯宝物业执行董事,温州科博达董事,嘉兴富捷执行事务合伙人。 

柯炳华,男,中国国籍,拥有香港永久居留权,1969年出生,大学学历。1992年至今,历任华科电器采购部经理、销售部经理、董事、副总经理、监事,华科工业董事、副总经理,科博达控股董事,华科文化董事,嘉兴赢日执行事务合伙人;2005年至今,历任科博达有限董事、副总经理,浙江科博达董事,潍坊科博达董事长、总经理,温州科博达监事,科世科董事,长春科博达执行董事,嘉兴科奥董事;2017年6月至今,任公司副董事长、副总裁。现任公司副董事长、副总裁,华科工业董事,科博达控股董事,华科电器监事,浙江科博达董事,温州科博达监事,科世科董事,长春科博达执行董事,嘉兴科奥董事,嘉兴赢日执行事务合伙人。 

科博达拟于上交所上市,保荐机构为中金公司。科博达计划发行新股数量不超过4010万股,拟募集资金10.90亿元,其中,6.70亿元用于浙江科博达工业有限公司主导产品生产基地扩建项目、1.70亿元用于科博达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新能源汽车电子研发中心建设项目、2.50亿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项目。

据IPO侦查社,科博达的董秘谢明东,是在公司上市前夕“空降”的。而从谢明东的履历来看,其曾在本次上市的保荐机构中金公司中担任保荐人参与多次IPO项目。 

资料显示,谢明东2007年至2011年,任长江证券承销保荐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高级经理;2011年至2016年,任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副总经理;2016年10月至2016年12月,任长江证券承销保荐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副总经理;2017年1月至2017年6月,任科博达有限副总经理;2017年6月至今,任公司董事、董事会秘书。现任公司董事、董事会秘书,浙江自贸区明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从上述履历来看,谢明东的近十年的从业经历都跟保荐工作相关,并且曾在中金公司履职长达6年之久,而查阅资料发现其参与的保荐项目有浙江联众智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奥赛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入职科博达前夕,谢明东忽然从中金公司离职并重新加入老东家长江证券承销保荐有限公司,职位为投资银行部副总经理。而在老东家仅仅呆了2个月就离职加入科博达。加入科博达时还并不是以董秘身份,而是副总经理。直到2017年6月份中金公司发布了对科博达IPO的辅导公告才正式转为董秘,负责对接中金公司执行公司上市工作事宜。 

从保荐券商跳槽到拟上市公司,期间短时间“蹊跷”入职离职,变更为董秘前先以副总经理职位入职,这中间复杂操作是否是为了避嫌不得而知。但是作为公司的董秘负责公司的上市事宜,和保荐机构有紧密的关联,是否会在保荐过程中涉及利益输送呢? 

值得一提的是,谢明东入职科博达不仅享有股权激励,其薪资待遇还相当不错。招股书显示,2018年谢明东的年薪为96.31万元,在高管薪资中仅次于总裁助理邱晓荣96.76万元,比董事长柯桂华还多出5万多元。显然,对于空降公司近1年的高管,科博达对谢明东厚爱有加,而这一切的目的或许是为了其能帮助公司顺利上市。 

前后两版招股书多处数据对不上 

2014年至2018年,科博达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3.46亿元、13.53亿元、16.17亿元、21.62亿元、26.75亿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32亿元、2.88亿元、2.50亿元、3.35亿元、4.83亿元。

对比科博达先后报送的两版招股书,2016年营业收入、2016年归母净利润对不上。2017年12月22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公司2016年营业收入为16.09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51亿元。 

不仅如此,先后报送的两版招股书中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均对不上。

2015年、2017年、2018年,科博达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低于当期归母净利润。报告期内,科博达实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52亿元、9554.08万元、3.21亿元、2.15亿元、3.72亿元。

2014年至2018年,科博达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金额合计3.61亿元、4.42亿元、5.35亿元、7.11亿元、8.08亿元。 

报告期内,科博达应收票据净值分别为4830.47万元、6164.17万元、9553.75万元、1.26亿元、2.10亿元,占资产总额比重分别为3.18%、3.78%、5.41%、5.60%、7.63%。

公司称,报告期内应收票据余额总体有所增长的主要原因为:一方面,公司报告期内销售规模日益扩大,应收票据亦同步增加;另一方面,公司的主要客户报告期内使用票据结算的比例有所升高。 

报告期内,科博达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3.30亿元、4.01亿元、4.65亿元、6.16亿元、6.30亿元,应收账款净值分别为3.13亿元、3.80亿元、4.39亿元、5.85亿元、5.98亿元,应收账款净值占资产总额比重分别为20.59%、23.32%、24.88%、26.07%、21.75%,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23.24%、28.10%、27.18%、27.07%、22.35%。

2017年12月22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科博达2016年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4.63亿元,应收账款净值为4.38亿元,应收账款净值占资产总额比重为24.76%,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为27.19%。

报告期内,科博达应收账款实际核销比例较低。 

2014年至2018年,科博达实际核销的应收账款为22.48万元、0元、9.76万元、24.85万元、0元,占应收账款净值的比例为0.07%、0%、0.02%、0.04%、0%。

2014年至2018年,科博达存货原值分别为3.16亿元、3.22亿元、4.07亿元、5.08亿元、7.21亿元,存货净值分别为3.07亿元、3.13亿元、3.89亿元、4.89亿元、6.93亿元,存货净值占资产总额比重为20.18%、19.17%、22.01%、21.77%、25.21%,存货净值占营业成本比重为39.81%、37.49%、38.67%、33.89%、40.09%。

2017年12月22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科博达2016年存货原值为4.10亿元,存货净值为3.92亿元,存货净值占资产总额比重为22.19%,存货净值占营业成本比重为39.33%。

报告期内,科博达存货跌价准备金额为928.14万元、958.49万元、1835.10万元、1918.18万元、2815.38万元。 

毛利率逆势三连降 2016年毛利率数据对不上 

2014年至2018年,科博达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2.12%、37.67%、37.46%、32.82%、35.08%。

2014年至2017年1-6月,与同行业可比A股上市公司相比,科博达主营业务毛利率高于行业均值,同行业可比A股上市公司毛利率均值分别为33.82%、34.70%、34.80%、34.28%。 

科博达的毛利率水平主要呈下降趋势,与行业趋势存在不一致的情形。公司称,主要是由于公司的照明控制系统产品销往欧元区海外客户的占比较高,2015年度欧元兑换人民币的平均汇率较2014年大幅下降15.04%,导致以欧元计价的产品换算为人民币后毛利率降低;公司海外市场销售占比较高,近年来,出于产业布局及主动开拓海外市场等角度考虑,境内外尤其是海外部分新中标项目的毛利率均有所降低,随着报告期内该等产品的销售收入的增长,降低了公司的整体毛利率。 

投资时报:毛利率下降不只这么简单 

据投资时报报道,2014至2016年和2017年1至6月(下称报告期),科博达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3.46亿元、13.53亿元、16.09亿元和10.03亿元,同期净利润为3.36亿元、2.91亿元、3.57亿元和1.36亿元,公司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2.12%、37.67%、37.67%及32.35%。科博达解释称,受产品结构调整、汇率波动等因素的影响,公司报告期内毛利率有所下降。 

记者观察招股书数据后发现,科博达主营业务毛利率的下降不只这么简单。 

该公司产品主要可以分为三类:照明控制系统、电机控制系统、车载电器与电子,2017年1—7月,上述三类产品的毛利在毛利总额中的占比分别为49.40%、28.64%、15.68%。 

作为占主营收入比重最大的产品,报告期内,照明控制系统中主光源控制器的毛利率分别为46.62%、42.45%、40.84%、26.66%,逐年下降且出现大幅跌落趋势。科博达对此解释称,随着行业技术的逐渐普及,照明控制系统行业毛利率存在潜在下降预期,同时,激烈的市场竞争迫使公司采取相对保守的定价策略,新产品毛利率普遍低于传统产品。 

不光是照明控制系统产品,科博达电机控制系统产品近年来也遭遇重创。 

招股书披露,2015年,其电机控制系统产品毛利率较2014年下降6.53个百分点,而2016年的毛利率又较2015年下降了2.23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产品结构发生了变化”。在毛利率相对较低的FPC产品销量大幅上升的同时,原本毛利率较高的AFS产品的销售收入却大幅下降。 

据悉,该公司的AFS产品主要配套于主光源控制器产品中的HID主光源控制器,由于配套车型更新换代,在LED主光源控制器中AFS已成自带功能,故报告期内AFS配套产品的整体市场受到极大冲击。最为致命的是,这一趋势并不可逆,科博达从此失去了一个盈利好手。 

此外,按照行业惯例,科博达与客户签订的销售合同中已约定产品单价每年按照一定比例下降,特别是同一类产品量产后的单价必须执行年度降价政策。关于具体下降的幅度以及销售合同的期限,科博达并未对外界披露。 

定价保守,单价逐年下降,但这些还不是科博达毛利下降的全部原因。 

据悉,科博达的客户多为海外企业。报告期内,公司的境外销售金额保持稳定增长,分别达到3.39亿元、3.83亿元、3.75亿元、3.93亿元,占当期总销售金额的25.78%、28.91%、24.10%、39.72%。科博达的出口产品主要以欧元和美元作为结算货币,2015年度公司毛利率下降的另外一个原因来自欧元兑换人民币汇率的降低。2015年欧元兑换人民币的平均汇率(6.9681:1)较2014年(8.1923:1)大幅下降14.94%,且公司2015年欧元区客户营业收入有所增加,故导致单价以欧元计价的产品换算为人民币后毛利率进一步降低。 

有业内分析人士表示:“人民币对欧元和美元的汇率波动将影响科博达出口产品和进口原材料的价格,对公司产品的国际竞争力产生影响,同时会产生汇兑损益,如今正值贸易摩擦,外部经济环境不稳,科博达的盈利能力可能受到持续影响。” 

科博达也在招股书中承认,若未来出现汽车行业整体增速放缓、新产品毛利率大幅低于现有产品或生产成本大幅提高等情形,公司存在整体毛利率水平下降的风险。 

北京时间财经:2018年毛利率回升 企稳反弹还是“回光返照”? 

据北京时间财经报道,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科博达毛利率首度出现回升,达到35.08%。也是在这一年,公司营收及归母净利润均出现大幅攀升,增幅分别达到23.78%、44.61%。2014年科博达营收为13.46亿元,至2018年达到26.75亿元,接近翻番。 

有意思的是,在营收翻倍的同时,公司销售费用却始终“原地踏步”,未出现相应增幅,这并不符合常理。 

部分会计师告诉时间财经,出现上述情况,理论上是可以存在的,但肯定不正常。应该深挖五大客户,以及公司是否有背后利益或关联方关系。 

关于2018年毛利率回升原因,科博达在招股书中也作出解释:

部分产品价格连续下滑 

科博达的主要产品为照明控制系统产品和电机控制系统产品。2016年至2018年,两类产品合计销售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1.04%、79.60%及75.29% 

2016年至2018年,科博达照明控制系统产品中LED主光源控制器、辅助光源控制器、氛围灯控制器平均销售价格连续下滑。 

其中,HID主光源控制器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142.16元、146.27元、142.99元;LED主光源控制器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149.64元、137.71元、127.59元;辅助光源控制器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84.01元、63.71元、58.67元;氛围灯控制器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57.90元、24.91元、15.67元。 

报告期内,科博达电机控制系统中电机控制系统平均销售连续下滑。电机控制系统产品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70.11元、60.60元、57.72元;机电一体化产品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364.54元、328.73元、381.26元。

2014年至2018年,科博达负债总额分别为6.09亿元、5.42亿元、9.18亿元(91,807.18万元)、7.66亿元、7.78亿元,资产负债率(合并)分别为40.08%、33.26%、51.99%、34.13%、28.29%。

其中,科博达报告期内短期借款金额分别为1.92亿元、1.63亿元、2.34亿元、3.30亿元、3.10亿元。

此外,科博达报告期内应付账款金额分别为1.58亿元、1.42亿元、2.31亿元、2.80亿元、2.82亿元。

据招股书,科博达报告期内累计分红金额达9.31亿元。 

2014年10月3日,公司召开股东会,一致同意向全体股东分配利润3000万元(含 

税)。 

2015年12月28日,公司召开股东会,一致同意向全体股东分配利润1亿元。

招股书显示,2016年度、2017年度及2018年度,科博达与联营企业科世科分别签订了《材料销售框架合同》、《戴姆勒销售框架合同》等协议且在报告期内自动延续并有效,考虑到科世科大规模采购具备成本优势,公司与科世科约定由其代为采购部分防水塞、橡胶垫、插头外壳、端子等原材料用于FPC和线束等产品的生产。 

2016年至2018年,科博达与科世科关联采购费用合计金额分别为559.20万元、871.61万元和976.62万元,占同期营业成本的比例为0.56%、0.60%及0.56%。 

同时,科博达向科世科关联销售。报告期内,公司与科世科签订了《销售与市场支持服务协议》,由科博达向科世科提供包括现有及未来产品项目业务运作、市场开发、客户业务战略、客户关系管理、销售支持等业务支持服务。 

2016年至2018年,向科世科销售与市场支持服务费用分别为931.25万元、1304.95万元及1530.80万元,占合并报表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58%、0.60%、0.57%。此外,报告期内曾向科世科销售零星原材料,金额为11.78万元。 

2016年与关联方进行资金拆借 

报告期内,科博达存在与关联方资金拆借。据招股书,科博达及子公司因临时资金短缺,向相关关联方拆入资金,用于补充生产的流动资金。 

2016年,科博达向华科工业拆借2000万元,科博达的受托管理公司德国科博达两合为了补充日常营运资金,向关联方华科国际拆借资金584.54万元。同年,科博达向控股股东科博达控股拆出400万元。

依赖核心客户大众 

据野马财经,得益于大众集团长达十多年的支持,科博达的营收业绩、行业地位蹭蹭上涨。 

招股说明书显示,科博达目前终端用户不仅囊括了大众集团及其下属子公司奥迪公司、保时捷汽车、宾利汽车等一线汽车品牌,还吸引了戴姆勒、捷豹路虎等“大众系”以外的国际知名客户,成为国内少数几家进入国际知名整车厂商全球配套体系,同步开发汽车电子部件的中国本土公司。 

不过,由于科博达大部分用户来源于“大众系”,随着双方合作的不断深入,大众集团对公司业绩的影响也越来越大。 

招股书显示,2014年至2017年6月,科博达向前五名终端用户的销售额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82.39%、83.39%、80.79%和82.01%。 

由于大众集团与上汽大众、一汽大众不受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相关销售额不进行合并计算,因此除了2017年上半年位列第一大客户,销售收入占营收比重达32.38%,大众集团占各期营收比重并不大。 

然而若按区域划分,大众集团及其持股50%的上汽大众,再加上德国大众与一汽集团等合资成立的一汽大众,“大众系”公司对科博达的营收贡献比例已合计超过50%。 

年均5成左右销售收入来自于“大众系”客户,大众对科博达的营收贡献可谓不小。科博达对核心客户大众的依赖程度,也就不言而喻。 

湖北必成汽车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枕岳表示,其实单一客户只要维系得好,反而会是个好事。对于大部分汽车零部件供应商而言,能够为知名整车厂商服务,就像有了一块“金字招牌”。 

“不过大客户来自国外,尤其是德国大众这样的客户,一般国内供应商话语权、议价权会相对较弱,对技术要求也更高。而且从整个行业来看,50%的营收占比风险还是比较高的。但双方能保持十年稳定的合作,这样的合作关系也不会那么轻易破灭。”陈枕岳补充分析道。 

所谓“福兮祸之所伏”。即便是全球第一大整车厂商,2018年大众汽车总体销量增长幅度相比2017年,连1%都不到。尤其下半年受贸易战等因素的影响,大众汽车还出现了销量增速下滑的情形。 

也不知,IPO排队一年尚无进展的科博达,能否在新的一年继续搭乘大众汽车的东风,顺利登录资本市场。

 
 

Powered by 海王星娱乐网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